back home
Edison 中毒
他们的脚步声离我近了,又好像远了。我想张开嘴喊“救命”,用力却连嘴唇都动不了,眼睛也好像张不了了。只感觉一阵寒意袭上心头。全身早已如死了般僵硬,只有头脑里的思维还在游动。我想不起来我是怎么中毒至此的,更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了。脑海里仅仅残存着一些零散的画面。

<一>
从我记事时开始,妈妈和他就一直在吵架。在我六岁时,被妈妈送到乡里上了小学,一个班里面只有二十来个人。到了三年级时,班上也仅仅还有9个人。可我仍然努力学习,仍然为自己年年拿第一感到骄傲。我只知道,我拿了第一,妈妈和他就不会吵架了;我拿了第一,家里面就会煮肉来吃了;我拿了第一,妈妈就又会给我买仔仔棒了。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乡里的小学被拆了,妈妈将我送到了县城,并租了一套破旧便宜的房子陪伴我。说是县城,其实也和今天的小镇一样。城里真大啊,有画面丰富全是血腥的街机格斗,也有让人沉迷神魂颠倒的老虎机。我开始和几个“大哥”混,沉迷于各种新奇东西。很快我就花光了我所有的零花钱,就和“大哥”开始去抢劫低年级学生的钱,也偷了几次家里的钱。渐渐地,我有一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变成了令许多小孩子害怕的大坏蛋。
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在游戏厅里厮杀时,妈妈进来了。她看见了我,立马跑过来揪着我耳朵,一句话也不说,就把我往家里拉去。她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后,就走向了她的房间。我跟了上去,看见了她在收拾她那为数不多的衣服。她在屋内收拾,我就在物外哭。收拾完了后,她转过身来,我才发现她的眼睛也是湿润润的。她扑过来抱着我说:“儿子唉,妈妈我走了,妈妈只是个普通的女人,都怪妈妈太脆弱,支撑不起这个家。妈妈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为了你,妈妈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读书,将来过上好日子,不要向你爸爸对待我这样对待你的媳妇。可如今,妈妈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妈妈太脆弱了,太相信外人的话了,太希望能解脱了。对不起,儿子,妈妈我走了,妈妈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就转身向门外走去。我拽了拽她的裤脚,他又回头望了我一眼,狠心的将头一甩,就动手开门。我低头哇哇哇的大哭,只是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挽回点什么。我抬起头向门望去,发现妈妈还站在门口,她的脸色不好,嘴巴张开却没有说话。紧接着,我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令人讨厌与害怕的酒精味道。那是每次我和妈妈被打时,都会闻到的那股味道。我忍住了哭声,只在一旁小声的抽噎着。妈妈往我这边退了退,然后,他就进来了。
“你...为什么...嗝~~拿着大包小包的,是想干嘛去啊?”他指了指妈妈手里的几个黑色塑料袋,脸部扭曲的说。还没等到妈妈回答,他又开口了。“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要和那个野男人私奔去了,不行,不行......”他一边说一边去拿菜刀。妈妈连忙冲上去阻止他,也大声吼道:“他有钱,你有吗?他对我好,给我买漂亮衣服,而你呢?只是在你需要用我来发泄时才对我好。以前我待在这里是为了孩子,为了孩子,我可以忍气吞声,可以忍耐你和婆婆不拿我当人看。如今,孩子不听话了,我更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妈妈放开了他,他马上拿刀对着我吼道,“谁知道这孩子是你跟我生的,还是那个野男人的小杂种。是了,一定是那野男人的,不然你不会留在我身边。”说着说着,他就刀向我砍来,嘴里还大骂着小杂种。我哭得更大声了,想站起来跑掉,可是腿不听话,软在地上一动不动。我闭着眼睛,准备接受这来自死亡的召唤。突然一阵血雨向我淋来。慌乱之中,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慢慢倒在了我的面前。妈妈用她的手指,指了指我,又指了指他,说“他是你的爸爸......”刚一说完,就倒了下去。我使劲摇了摇,可是她始终没有醒来。“不,不......”我撕心裂肺的喊着,可她再也听不到了。喊着喊着,我也晕倒了。
我做了个梦,梦见了妈妈给我买的仔仔棒,又梦见了妈妈拿着一大把钱对我笑,然后笑着离我远去。我伸出了手,这次却连她的裤脚都没有碰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好美,美得让我在梦里落了泪。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comments6
speech share

the network is offline, please check. 1)have cut off all $.ajax() data transmission. 2)your input will be saved to local computer storage. restored to normal

ok, the network is back to normal. 1)refresh the web to get everything back to normal. 2)rest assured, your input has been saved to your browser. refresh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