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Cindy 中毒.3
<三>
昔人西寻夕,西去兮恓恓。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以前我不理解陶渊明,现在我懂了。身在尘世中中毒,方知归隐是归途。若想要在心中修篱种菊,还得经历孤独。我无所谓,无所求。一个人活着,不苦不累,一个人吃饱,全家都不饿。
一路向西。荆棘划破了我新买的衣服,污泥没过了我受过伤的大腿,狂风暴雨吹打烂过我的雨伞。可我还是固执的一路向西。
我闻过原野的芳香,领略过大海的壮阔。被忽视过,被打击过,被冷嘲热讽过,也被善良虐待过。我一路向西,有钱时,帮助穷人;没钱时,一路乞讨。我始终相信,越近蓬莱的地方,人心越好。
前面是一座高不见顶的大山,放眼望去,山顶忽而隐于云中,忽而现于雾里。
我手执竹制打狗棒,身穿破旧补丁衣,脚踏漏洞横出之草鞋:宛然一个丐帮弟子。正当我想这《天龙八部》的武功秘籍时,脚下出现了一个本子,本子下半截埋在土里。我低头看了看,发现本子上刻有“九阳”二字,顿时想到了《九阳神功》。果然是仙界啊,武功秘籍都随处乱扔。我满怀兴奋的刨开泥土,用手拍了拍尘土。才发现是一本《九阳豆浆机使用说明书》。
天意阑珊,我也饥肠辘辘了,得必须赶快找个落脚点。我加快了步伐,终于在天黑之前到了山顶,我站在山顶向后望去,数不尽的愁绪弥漫心头。
前方果然有一处人家,还冒着缕缕青烟。不过,在夜晚看来略显阴森。
“有人在吗?”我出于礼貌的敲了敲门。过了一会,一个慢脸愁容的大肚子女人开了门,我想她说了我的来历及目的后,她欣然接受了。她说:“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现在这世道啊,唉,小哥,你饿了吧,我这就去为你备饭。”主人家的热情让我不好意思,我出门去环顾四周,往东边轻哼了句“呵呵”。
这里的草和菜都很旺盛,夜空也是那么深邃。地上很干净,连认得脚印都看不见。
不一会,主人家出来告诉我饭菜已备好,请我食用。我跟着进去了,早已饿的体无完肤的我,看见桌上的肉食与蔬菜,口水只涎三千尺,立马动筷立马吃。我喝了口小酒,突然觉得头昏。这肉,好像有问题。
这里不是号称仙境嘛?怎么会吃肉?而且主人家也没有喂养家畜之类的。这肉,怎么我从没吃过?为什么我一放进嘴里就想吐?我大声呼喊主人家,没有人回应。越想越不对劲。我准备站起来,肌肉却僵硬了。这时我听见了一男一女的声音。“这孩子和我们一样都是被这世道抛弃了,他还很年轻,杀了怪可惜的。”这声音,对,就是那挺着大肚皮的妇女,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啊。我开口大骂,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原来我以中毒了。
“可惜什么?没有肉吃,你怎么读过你的怀胎九月?如今向我们这样来的人越来越多了,你不吃他,自然会有其他人来做这件事,已经吃了这么多人了,错误已经犯下了,多他一个也不多,可少他一个就少了。老婆,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个了”
“可怜的孩儿啊,我对不起你”她像是对我说,又像是对腹中胎儿说。”
他们的脚步声离我近了,又好像远了。我想张开嘴喊“救命”,用力却连嘴唇都动不了,眼睛也好像张不了了。只感觉一阵寒意袭上心头。全身早已如死了般僵硬,只有头脑里的思维还在游动。我想不起来我是怎么中毒至此的,更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了。
comments6
speech share

communication with the server has been interrupted. 1)have cut off all $.ajax() data transmission. 2)your input will be saved to local computer storage. restored to normal please disable adblock plus !

communication with the server has returned to normal. 1)refresh the web to get everything back to normal. 2)rest assured, your input has been saved to your browser. refresh web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