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诗迪 好好观察这个世界。

今天看到了韩寒关于否定当年退学的言论。然后网上很多人都说他是老骗子,甚至有些网友说那些喜欢你的海外留学生正在办理退学,你却后悔了.又或者恭喜韩寒,你终于变成你讨厌的样子等等。但是作为一位韩寒的粉丝来讲,我认为这是韩寒最真诚的文字。为什么这么说,首先我不是那种无脑粉,喜欢韩寒是因为高中时期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念了一篇他的文章。这为当时的我带来不小的震撼。我曾经自以为我作文水平是很高的.我以前作文是基本都是高分或者满分。 read more
comments2
Cindy 中毒.3
<三>
昔人西寻夕,西去兮恓恓。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以前我不理解陶渊明,现在我懂了。身在尘世中中毒,方知归隐是归途。若想要在心中修篱种菊,还得经历孤独。我无所谓,无所求。一个人活着,不苦不累,一个人吃饱,全家都不饿。
一路向西。荆棘划破了我新买的衣服,污泥没过了我受过伤的大腿,狂风暴雨吹打烂过我的雨伞。可我还是固执的一路向西。 read more
comments4
Cindy 中毒.2
<二>
等我醒了之后,发现我所在的地方不再是那个破烂的小屋,而是有许多不同年龄孩子的大院子。直到我醒来几小时后,才有人来告诉我:“这里是孤儿院,有许多人和你一样都没有了父母。而你,是在你妈妈死后,被警察送过来的。听他们说,你爸爸被抓进了牢房,在牢里疯了,跳楼死了。你婆婆也和农药自杀了。我是这里的院长,我姓贾。他们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就随你父亲姓,这么可怜,就叫郑链吧。”我看了他一眼后,又低下了头。 read more
commentsno
汪诗迪 Gai退赛了
Gai居然被退赛了,这一季的《歌手》不想看了。
commentsno
Cindy 中毒
他们的脚步声离我近了,又好像远了。我想张开嘴喊“救命”,用力却连嘴唇都动不了,眼睛也好像张不了了。只感觉一阵寒意袭上心头。全身早已如死了般僵硬,只有头脑里的思维还在游动。我想不起来我是怎么中毒至此的,更不知道中的是什么毒了。脑海里仅仅残存着一些零散的画面。

<一>
从我记事时开始,妈妈和他就一直在吵架。在我六岁时,被妈妈送到乡里上了小学,一个班里面只有二十来个人。到了三年级时,班上也仅仅还有9个人。可我仍然努力学习,仍然为自己年年拿第一感到骄傲。我只知道,我拿了第一,妈妈和他就不会吵架了;我拿了第一,家里面就会煮肉来吃了;我拿了第一,妈妈就又会给我买仔仔棒了。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乡里的小学被拆了,妈妈将我送到了县城,并租了一套破旧便宜的房子陪伴我。说是县城,其实也和今天的小镇一样。城里真大啊,有画面丰富全是血腥的街机格斗,也有让人沉迷神魂颠倒的老虎机。我开始和几个“大哥”混,沉迷于各种新奇东西。很快我就花光了我所有的零花钱,就和“大哥”开始去抢劫低年级学生的钱,也偷了几次家里的钱。渐渐地,我有一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变成了令许多小孩子害怕的大坏蛋。 read more
comments6
Cindy 若鱼。

人活在世上,与鱼游在水里,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每一条鱼都在争寻上游:那里有清澈的水质、丰富的吃食、舒适的环境。就像人在生活的长河一样,一样想寻找生活的上游,那里有实现的理想,捕获的爱情,满足的物质,可以给我们幸福感的地方。
但是,鱼儿经过每一条河流都要拐这样那样的弯,没有一条河流是直的。到达上游之前它要经历每一个危险的湍流,漩涡,暗礁。还要不断的修正自己的方向才能到达那一片理想的水域。我们的人生的道路何尝不是如此,没有想象中的笔直平坦,现实的崎岖总是在前方等着你。你能做的就是像鱼一样,去接受它。去接受每一个生活中的湍流,漩涡,暗礁。鼓起勇气去克服困难,并且不断检视自己的错误修正自己的航线,直到找到理想中水域。
曾记得在哪本书看到过:有人问寺院大师,为何念佛时敲木鱼而不敲鸡、羊或其他什么。大师答曰:世间最勤快的生物莫过于鱼,从不合目,终日游动。如此勤奋还需敲打,何况人乎?原来名为敲鱼,实为敲人。
鱼甘做木鱼请佛终日敲打,警醒自身。佛理也化作无数的鱼警示世间,大智若鱼。只是我们不曾理会罢了。
commentsno
Cindy 世界,您好!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comments1
voice share